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10)

*原著向卡带 清水 生子

*决战开始 完结倒计时

*丢失的第六章过后我会打包文档

*战斗场面描写苦手 不够大气请见谅


27.

“喂,雪人小姐!”博人不知是追着旗木奈奈跑了多久,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最后干脆拽着旗木奈奈的裙边耍赖的往地上一坐,猝不及防的被拽了个踉跄的奈奈用一双红肿的眼睛瞪着博人,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夹了三枚苦无,将少年攥着的裙边毫不留情的划断,她现在丝毫没有和这个根本不能理解她的少年纠缠的心情,她只想离开村子找到父亲问个明白,究竟她的母亲是何方神圣,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能够让村子惧怕到这个地步,让一个小女孩连知道自己母亲名字的资格都没有。奈奈越想越觉得悲哀,原本的委屈都化作了满腔的愤怒,她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而博人还在不知死活的拽着她的衣袖,眼前的画面仿佛被打翻的红色染料般,入目皆是一片鲜红,直到博人指着她的眼睛一脸夸张的嚷嚷道,“雪人小姐,你怎么也变成兔子眼睛了,和莎拉娜一模一样!”旗木奈奈疑惑的抚着自己的双眼,重新恢复的视野却仿佛比以前更加清晰,清晰到她几乎能看清博人身上淡淡的查克拉流动,和莎拉娜一样的眼睛,难道是写轮眼?!旗木奈奈连忙用苦无的反光看了看自己的眼睛,鲜红的眼珠上浮着鲜明的两勾玉花纹,再明显不过的写轮眼,宇智波一族的血继界限却出现在了自己这个外姓人的身上,这只能说明自己的身上也流着宇智波的血脉,果然如此,可是一想到资料书上白纸黑字的记载着宇智波一族如今仅剩下宇智波佐助和他的女儿,旗木奈奈脚下一软瘫坐在了地上,捂着刚刚开眼还有些胀痛的双眼,旗木奈奈只觉得这只怕是母亲留给自己的最后的礼物,内心更是酸涩难忍竟捂着脸小声抽泣起来。

 

博人却似乎是被奈奈突如其来的眼泪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蹲在小姑娘身边,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止住那不断从指缝间滑落的泪水,龇牙咧嘴的半天最后终于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对了,之前我跟踪臭老爸和卡卡西叔叔去过后山的山洞,那里似乎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会不会和你母亲的事情有关呢。”旗木奈奈听了一把抓住博人的胳膊,力气大的几乎要将博人的胳膊拧断,她紧张兮兮的追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博人看着旗木奈奈那双本来就哭的红彤彤的兔子眼几乎没有犹豫的点了头,想了想,又有些低落的抓了抓头发,“不过那里有很多暗卫把守着,我们根本进不去的。”旗木奈奈却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没有说话。

 

28.

木叶的后山除了封锁着中忍考试用来作为考场的死亡森林,已经荒废的宇智波族地已经被改为一个大型的审讯室,卡卡西作为火影经常会去那里亲自审问叛忍,小奈奈不止一次好奇的跟着爸爸去过那个阴森森的地牢,却从来也没见过还有什么山。按照博人所说的路线果然找到了那个被死亡森林和审讯室包围着的不起眼的地洞,刚刚靠近就感觉到了大量的查克拉流动,看来这里的确有很多暗部在监视,旗木奈奈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她总觉得自己在接近一些被刻意隐瞒的真相,直接闯进去的话恐怕会直接被抓起来送到七代目的面前,说不定还会连累爸爸被顾问团找麻烦,不过想要不被任何人察觉的接近山洞对于奈奈来说却不是困难的事情,因为从很久以前她就发现自己拥有可以虚化在空气里的能力,就连查克拉都可以完全隐藏起来,就像是某种诡异的时空间忍术,不过每次使用这种能力奈奈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凝聚查克拉,对于年幼的奈奈来说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她一直没有将这种能力运用在实战里。但是对于现在的奈奈来说,这种能力无疑是一种雪中送炭,虚化后她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隐藏在树林里的暗部,慢慢走进了那个阴暗的山洞,在外面看只不过是一个破败的荒山,可是进到里面后眼前的场景却让旗木奈奈大吃一惊,雪白的墙壁和地板,洞口还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各种属性的查克拉线,若不是依靠写轮眼的力量旗木奈奈根本躲不过那些细不可见的陷阱,房间里摆满了各种精密的医疗器械,空气里还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仪器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规律而又刺耳,病床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人。不知为何本来急于接近真相的旗木奈奈却突然心生胆怯,她几乎是挪到病床前的,直到看清了床上躺着的人的那张脸,旗木奈奈只觉得自己像是无助的溺水者一样几近窒息,周遭的一切动静全都听不真切,即使半边脸已经毁的看不清容貌,可是依旧完好甚至可以说是清丽的半张侧脸,与自己有七八分的相像。“带土...”旗木奈奈无意识的低喃着这个名字,软倒在病床前的瞬间只觉得有好多声音被强行塞到了自己的大脑里,而突如其来头痛欲裂让她根本无法分辨那些声音的来源,剧痛过后那些嘈杂的声音也如同涨潮退去最后只留下格外清晰的一句:

 

“女儿,你要好好在那人身边长大,长得七八分像他最好。”

 

泪水无声的从脸庞滑落,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记忆让旗木奈奈难以抑制的颤抖起来,那个声音虽然称她作女儿,却分明不是卡卡西的声音,要更低沉更脆弱一点,虽然她记不清那个人的脸,可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认不出他。“明明我七八分像你,还想骗我吗,带土。”旗木奈奈伸出手想要抚摸带土脸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疤,却因为还在虚化的原因手指只是将将穿过了带土的身体,虽然没有直接触碰到带土的皮肤,却依旧像是能够感受到那冰凉的温度一般,滚烫的眼泪滴落在盖在带土身上的白布上洇湿了一块斑驳。“你在这里躺了多久了,他为什么让你一个人,然后又扔下了我。”奈奈像是一个撒娇的孩子那样想要将头虚虚的靠在带土的胸口,她不敢解除虚化状态因为那样会直接暴露她的查克拉惊动洞口那些监视的暗部,谁知当她靠近带土的时候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力量像是带刺的藤蔓一样扎根进自己的血肉快速的吸取着自己的查克拉,奈奈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迅速从带土身边远离,却还是因为猝不及防的被吸取了部分查克拉导致几乎无法维持虚化。

 

奈奈面色复杂的看着依旧无知无觉躺在那里的带土陷入了沉思,刚刚那股力量带着一种她太过熟悉的气息以至与她不敢再细想下去,小心翼翼的再次靠近带土一把掀开了盖在他身上的那块白布,眼前的景象却几乎让奈奈失去理智,带土是被数百道像是细蛇一样的查克拉线紧紧的捆绑在病床上的,而那些银白色的查克拉线作为卡卡西女儿的奈奈再熟悉不过了,是旗木家的一种封印术,虽然不像漩涡家的封印术那样强大却可以将微弱的生命力封印在被施术者的体内,直到封印术解开为止由于生命力被抑制而一直陷入沉睡。旗木奈奈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一种莫名的愤怒像是火焰般煎熬着她的内脏和神志,只觉得从前想不明白的事情像是当头泼下的一盆热油,将那怒火撩拨得愈烧愈烈,父亲数次的欲言又止,没有理由的离家旅行,只怕是早就不想见到自己这个战犯的女儿了吧,如果自己知道了真相是不是父亲也要将自己封印在某个不见天日的山洞里呢。

 

感受到背叛和欺骗的奈奈气的嘴唇发白,三勾玉迅速的在眼球里转动着,随着虚化状态的解除奈奈快速抽出腰间卡卡西送给她的短刀对着那些刺眼的查克拉线砍了下去,刀刃接触到那些密线的同时查克拉快速的从体内抽离,而那些汲取了查克拉的线却像是吃饱了的蛇一般变得更加粗更加紧,扭动着似乎在嘲笑奈奈的不自量力,查克拉的快速消耗使她变得虚弱不堪,奈奈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想将那些碍眼的怪物从带土的身上割开,发疯一样红着眼睛不停的砍着,细嫩的手指被割开一道道伤口鲜血淋漓。

 

29.

“够了,你这样只会让他更痛苦。”不知何时,佐助皱着眉站在旗木奈奈的身后用草薙剑挑开了小姑娘的短刀,短刀掉落在地上发出空洞的响声。奈奈像只发狂的小兽一样瞪着佐助大吼,“不要你来管我,反正你也是向着父亲,只想带土死了才好吧。”佐助沉默的看着奈奈那双鲜红却幼小的三勾玉写轮眼,他开眼那年族人一夜之间被屠杀,而他最爱的哥哥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知道开眼对于宇智波的族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也再清楚不过被最亲近的人隐瞒真相的那种痛苦,不善言辞的佐助不知该如何安抚这个几近崩溃的小姑娘,只是苦涩的开口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比谁都希望他活着。”旗木奈奈只觉得可笑,她竟然真的笑了起来,笑的心脏被拧成一团挤出水来从眼眶坠落,都到了这个时候,可笑的大人们还想着用拙劣的谎言安抚住她这个无知的孩子,他们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捏圆揉扁的存在,可是她现在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把所有的刺都亮出来保护带土,这是她的天性。

 

“所以我才最讨厌宇智波了。”

 

抹掉眼角的泪水,奈奈重新捡起掉落在地的短刀,她以一种决绝的姿态,丝毫不在意自己在这个强大的男人面前是如何弱小,短刀灌注了银白的查克拉电流带起了奈奈银白的发丝四散飘飞,佐助的黑发也被气流撩起露出了那只暗紫色的勾玉轮回眼,奈奈毫无畏惧的迎视着那双拥有强大瞳力的双眸,“无论如何,我不能让带土继续留在这里。”佐助从始至终都没有动,只是面色复杂道,“你知道我不可能让你带走他的吧。”他根本没想过要和旗木奈奈动手,更何况还是当着带土的面。鸣人刚刚接到卡卡西受伤的消息就匆匆带着樱赶去接应,自己本来也想随行却没想到遭到了鸣人的拒绝,临走前那个眼眶有些发青的金发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告诉他宇智波的家事还是由他来处理比较好。佐助知道鸣人和他一样都早就感应到了奈奈正在靠近带土所在的山洞,却没有对暗部明说,而是交给了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宇智波现任族长,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而这份偏执的信任从少年时期就像是一根看不见的藤蔓将他紧紧的捆绑在了鸣人所在的地方,他本以为可以毫不留情的砍断那根藤蔓,却发现那根藤蔓早就已经扎根他的血肉缠绕着他的心脏,并且将自己说不出口的悲伤和秘密都传达给了藤蔓那一方的鸣人,与其说是鸣人一意孤行的拯救他,不如说是他内心的孤独在向鸣人呼救。

 

在他愣神的时候奈奈已经用短刀刺了过来,他只好用草薙剑格挡了小姑娘的攻击却并不动用忍术,只是用体术与奈奈周旋着,同时观察着她的实力,心里不由有些赞赏不愧是卡卡西和带土的女儿,小姑娘将写轮眼和雷遁短刀配合的天衣无缝。本想拖延时间等到鸣人把卡卡西带回村子,却没想到曾经在辉夜宫殿被压抑了力量的那股查克拉正快速向着木叶的方向移动,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蜘蛛网将木叶作为捕食的对象困在其中,佐助不由心惊,他如何也想不到时隔十几年后自己遍寻不到的大筒木一族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现身,还是直奔木叶而来,是选中了鸣人离村的时机吗,难道卡卡西也是因此才会受伤?意识到这一切可能都是为了轮回眼而布置的圈套,佐助立刻通灵了忍鹰去通知鸣人这件事情。

 

30.

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让山洞开始崩塌断裂,碎石不断的从高处坠落,奈奈像只灵敏的兔子一样扑过去趴在带土身上,灰尘从洞顶掉落沾染了小姑娘的白衣白发,佐助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一直都黑漆漆的右眼瞬间开了鲜红的万花筒,巨大的紫色须佐随之拔地而起,将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奈奈和依旧沉睡的带土护在其中,而一直守护在洞口待命的暗部却像是飞蛾扑火一般纷纷举着手里剑向佐助发起袭击,佐助发现这些人的眼睛都变成了浑浊的白色不见瞳孔,多半是被幻术控制了,佐助用万花筒直视对方的眼睛想要解开幻术,却没想到非但没解开幻术还使那些暗部变得更加疯狂,他们几乎是自杀式的撞向须佐,鲜血顺着须佐的外壳不断低滴落。不是幻术的话,难道是某种精神控制,可是就连山洞这个偏离木叶的范围都受到这种大规模的精神控制可见施术者的查克拉难以想象的强大,佐助回头看了一眼紧紧抱着带土对着巨大的须佐和眼前诡异的景象瑟瑟发抖的奈奈,思考着整个村子现在多半都处于被控制的状态,而自己和奈奈还能保持清醒的原因恐怕是因为开了写轮眼,想到这种可能性佐助突然开始担心莎拉娜和博人。

 

控制着须佐一把将奈奈和带土抓在手里,佐助站在小姑娘身前,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别怕”就开始向村子中心的位置快速的移动。奈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她将自己的脑袋轻轻靠在带土的胸口听着那微弱但确实存在着的心跳,自言自语一般闭上了眼睛,“我不怕,我会保护你的。”那些依旧缠在带土身上的查克拉线突然像是缺水的植物一般迅速的干枯并脱落,佐助看见不由变了脸色,只怕卡卡西现在有危险。


【tbc】


#今晚依旧二更

#即将进入狗血家庭伦理剧,我对不起ab。2333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