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08)

*原著向卡带 清水 生子

*本章有鸣佐领工资

*原创人物有 子世代有 私设有

*满纸荒唐言 为爱发电 不喜勿怪


22.

“我…琳…”。

 

卡卡西看带土坐在地上喘息的艰难,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后背,带着手套的手指温柔的划过带土裸露着的肌肤,刺激的带土喘得更加厉害。

 

“不说我了,还是说说你吧,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带土努力平复了呼吸,半睁着一只眼有些好笑的看着那个一脸紧张得和自己搭话的卡卡西,明明两个人之间连更加亲密的关系都有过,而这个无知无觉的银发男人现在却纯情的过分。“卡卡西,你的意志现在在天上战斗呢,你这样和我叙旧真的好吗?”带土知道卡卡西是关心他,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用带刺的话来噎他,谁让他们从小就是水和油的关系,他总是忍不住想看卡卡西吃瘪的样子。以前一次也没有成功过,这次卡卡西却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瞬间低落了下去,连反驳的话都没有一句,乖巧的像只大型犬类。“哼。”带土不太习惯这样低眉顺目的卡卡西,顿时也没了兴致,他还有些呼吸困难,虽然被那个金毛的少年救了回来,他也是难逃一死。

 

“鸣人是鸣人,你是你。”半晌,卡卡西才憋出一句,卡卡西本来就不善言辞,在面对带土时更加是嘴笨,带土以为他是听不过自己嘲讽他的学生,变着法的提醒自己注意身份,更是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就连苍白的脸都憋的通红,卡卡西似乎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吓了一跳连忙把人抱在怀里仔细的抚摸着后背,连带着指尖凝聚了一些查克拉希望能够缓解带土的痛苦,别的是什么也不敢做了,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又刺激到带土哪根脆弱的神经。手下的皮肤冰凉而又粗糙,带土的身子绝对算不上好看,甚至有点畸形的诡异,像是被强行拼凑在一起,卡卡西却觉得像是摸着一尾滑溜溜的鱼,那种细微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吞了口水,突然不合时宜的想起大段大段的亲密天堂里描写的文字来,那些香艳画面的主人公此刻通通变成了自己和带土,卡卡西为自己的想法震惊不已,甚至还有些羞愧,他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与辉夜对战的鸣人和佐助身上,尽量不去看带土微微颤抖的睫毛,带土茫然的睁着的杏眼,带土因为咳嗽而泛红的皮肤,带土…他太想念带土了,十八年来他没有一日不再后悔和质问为何活下来的是自己,其他人都劝他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他这么年轻又有天赋,不要沉沦在过去的一次失败里,应该努力创造更多的功绩,他总是不去反驳,但是他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他十二岁那年的过即使用尽他一生的功也无法相抵,他只是在赎罪罢了,只是在用日复一日的生命去填补那个内心因为失去带土而留下的空洞,欺骗自己带土现在在琳和老师的身边过的很幸福,可是现实是他连带土的尸体都没能从神无毗桥带回来,而是让他压在不知哪个巨石的下面永无天日,每次想到在黑暗中独自死去的带土,卡卡西都像是被撕碎了心脏,那巨石似乎是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气。

 

带土最怕寂寞了,他总是不肯一个人呆着,卡卡西即使是去买个拉面也能听到店家的老婆婆议论带土是个多好的孩子,他总是用许多时间在街上溜达遇到帮助的人就抢着帮忙,他不想回家,因为回家也是一个人。带土最怕被别人落下,即使明知道自己和卡卡西之间的差距不可弥补却仍然叫嚣着下次一定会打败他,只是因为带土不想和他渐行渐远,但是这样的带土,十三岁的带土,永远留在了神无毗桥,一个人,没有卡卡西。

 

所以当面具掉落看到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时,卡卡西觉得这个世界不能更慷慨了,保护这样的世界真的太值得了,他虽然看起来受了很多伤,神情也不再是少年时的天真活泼,但他依然是带土。但是很快卡卡西失而复得的喜悦就被彻底打碎,带土说要杀了他,要将整个世界变成一场梦,为了…琳。他没有办法改变过去,却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带土再一次一个人掉进黑暗的深渊,在举起苦无的一瞬间,卡卡西对着带土笑了,他从未笑的如此放松过,似乎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解脱,“这次,我们去同一个地方吧。”反正,他从未想过要活着走出这场战争。

 

卡卡西当然没有死,因为带土还是那个带土,爱多管闲事的,总是不让卡卡西顺心的,深爱着卡卡西的那个带土。看着卡卡西又一次露出那种天塌了一样的表情,带土很想告诉他那么悲伤的表情一点都不适合他,却是连舌头都被抽走了力气,他还想说很多很多话,以后不要再去祭拜他了,也不要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黄书了,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生子,不然真的要做孤家寡人了,可是带土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一个将死之人又有什么资格去操心卡卡西的人生呢,他有了新的意志和寄托,有朋友有希望,而自己只是困住他的一根枷锁。最后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别来的太早,卡卡西。”碎掉之前他又看到了卡卡西的眼神,那种绝望的死气沉沉的眼神,卡卡西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带土想,一定是我看错了吧。带土一直认为卡卡西以后应该是会很幸福的,也许为自己难过了一阵子,不过终归是会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去,把一切都淡忘。所以直到佐助告诉他卡卡西不快乐,他都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他最害怕的那个结果变成了现实,他无数次的靠着幻想卡卡西现在幸福快乐的生活苟延残喘的延续这条生命,终于等到了可以托付女儿的亲族,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得知他的笨卡卡一直在受苦,偏偏是在他真的会死的时候,带土从未像此刻这般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可是他依然没那么幸运。

 

22.

白雾越来越浓,将整个画面从佐助脑海里擦去一般,再睁开眼时已经从那支离破碎的回忆掉回了现实,佐助怀里抱着依旧睡的香甜的雪团子内心十分复杂,他对带土没什么好感,却也对此人生出几分怜悯和敬佩,而在他被困在时空间的同时,那一大一小多半也是凶多吉少了。

 

“佐…佐助。”鸣人似乎是一路跑到佐助面前的,此时支着膝盖连气都没有喘匀,顶着一头金色的乱毛,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像是小动物的毛发,他本来正在木叶图书馆学习准火影的课程,可是那些圆滚滚的字看到最后全都变成了佐助佐助佐助,除了佐助他真的一个字也看不下去了。卡卡西老师做了六代目火影终日见不着影,小樱也开始接任一支医疗忍者的队伍,好不容易一起吃午饭也要拉着鸣人普及医疗知识,而那个黑衣黑眸的宇智波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消息了,虽然之前他一直能够时刻感受到对方平稳的查克拉,可是从昨天开始佐助的查克拉却像是消失了一般,连变得微弱的过程都没有,就像是整个人平白无故的蒸发了,这可让鸣人坐不住了,每次他的影分身还没跑到村口就被暗部以各种理由拦了回来,佐助生死未卜,他怎么可能看得进去那些木叶发展理论啊我说。图片上的人全都变成了佐助,受伤的佐助,奄奄一息的佐助……鸣人觉得自己像是一株没有浇水的植物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今天上午竟然还在雏田送来的饭盒里的番茄上看到了佐助的脸,鸣人的焦虑开始变成了愤怒,木叶的高层难道一点也不在意佐助的安危吗,就在鸣人觉得快要忍无可忍的逃出村子去找佐助的时候,佐助的查克拉又凭空出现,和消失的时候一样突然,却让鸣人心跳不止。他用小型的风刃手里剑把那几个碍眼的暗部钉在村口,一刻不停的赶到了佐助所在的木叶村外的树林,在看到那个一身黑衣却清冷秀气的人时,鸣人终于觉得那种心痒难耐的干渴和焦虑得到了缓解,虽然白皙的脸颊变的脏兮兮的,佐助的眼神却依旧是那么干净,清清冷冷的不容接近。

 

“佐助!你这家伙跑去哪里了啊我说,当初不是说好了无论去哪里都用胖胖告诉我的吗?”

 

然后鸣人就两眼发直的用双手抓住佐助的肩膀摇晃,脸上的表情十分夸张,仿佛他真的悲痛欲绝,“我都半个月没见到胖胖了,我还以为它被人抓去吃了!”胖胖是鸣人给佐助的忍鹰起的名字,辉夜一战鸣人用九尾模式救了即将掉下熔岩的忍鹰,后来佐助流落在外时这只忍鹰总是自告奋勇的给鸣人带信,一来二去的,鸣人倒是和那只胖乎乎的忍鹰结下了良好的友谊,佐助对于鸣人给他的通灵兽随随便便起名字,起的名字还那么随随便便表示非常不满。

 

“……”

 

他现在唯一的一只手抱着个孩子,只能将贴在自己身上发神经的鸣人一脚踹开,仔细看了看多日未见的挚友,好像似乎是憔悴了那么一些,难道准火影的学习任务真的那么沉重吗,还是说他真的很想念那个该死的忍鹰?佐助总是不太明白鸣人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也没有兴趣去搞懂一个笨蛋的想法,所以他没有理会眼巴巴的看着他就差摇尾巴的大型犬类,只是急着把孩子送到她的生父,现任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身边去。而鸣人似乎这时才注意到佐助怀里抱着一个多出来的小家伙,整个人瞬间炸毛,话都说不利索了,“佐…佐助,这是你妹妹?”佐助没有理会他,鸣人于是又有了一个更不好的想法,他还大胆的说了出来,“佐助,这不会是你的私生女吧我说!”佐助的表情更不好了,他古怪的看了一眼鸣人,觉得鸣人可能是个色盲,就像辉夜战时能把卡卡西的须佐认成是他的一样,鸣人是认真的觉得自己可能生出来一个白色的孩子吗。

 

“是卡卡西的女儿。”

 

这次换鸣人的脸色不好了,从进入第七班开始,卡卡西老师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一个孩子,他内心十分复杂的跟在佐助身后,偷偷问看热闹的九喇嘛,“喂喂,九喇嘛,看亲密天堂还能看出来一个女儿吗我说!”

 

23.

卡卡西将面罩稍稍扯了扯,觉得终于能透过气了才又温柔的问了一遍,“佐助,你说谁给我生了个女儿?”佐助抱孩子抱的手都酸了,现在还要一遍遍重复说过的话让他几乎失去了最后的耐心,把怀里的襁褓往卡卡西怀里一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火影办公室。鸣人想要去追,可是卡卡西还像一根木头一样杵着,抱着襁褓如同怀里塞了个烫手的山芋。

 

“卡卡西老师,是带土!都说了是带土给你生的女儿了我说!”

 

鸣人的大嗓门嚷嚷的恨不能叫整栋楼都听见,卡卡西连忙冲过去捂住了他的嘴,这种连他自己都不信的事情若是叫别人听了去岂不是看笑话,别说四战后木叶对于带土噤若寒蝉,就算他只是个寻常的忍者,若是传出了这样的风声也是平白玷污了清白。不过看着小家伙那与自己相似的发色和眉眼,似乎还因为睡得不踏实而咕哝着小嘴,就连唇边一点小痣都和自己一模一样,卡卡西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柔情来,似乎他和这个孩子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特殊的联系,抱着这个沉甸甸的小生命只觉得内心一片安宁,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女儿不成,佐助向来不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难道带土并没有死,想到这种可能卡卡西顿时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他按住还在扒着门框探头探脑的向外张望的鸣人的肩膀,语气是自己都难以想象的焦急,“鸣人,回去让佐助交一份任务报告书上来。”

 

鸣人听了立刻愁眉苦脸起来,他不情不愿的领了任务,却不知道该如何向佐助开口,佐助最讨厌写作文了我说!

 

【tbc】


#所以说堍是带球上战场的啊我说,233333。

#快要苦尽甘来了,各位堍麻麻们,大概。

#关于山葵的去留我很苦恼,大家希望她活着吗。(真诚脸)



评论(1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