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07)

*原著向卡带 清水 生子

*原创人物有 子世代有 私设有

*满纸荒唐言 为爱发电 不喜勿怪


19.

接下来的几天,带土几乎不曾下床走动,除了偶尔醒过来两眼发直的对着房顶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剩下的时间他鲜少有清醒的时候。而山葵则是为带孩子发起了愁,她不知道到哪里去弄奶水,又不敢打扰虚弱的带土,只好用果子的浆汁来喂养小小的婴儿,好在总算是填饱了小家伙的肚子。一大一小两个团子关系很是亲密,山葵总是把小家伙抱在怀里舍不得放到木床上去,就连睡觉也是姐妹两个紧紧依偎在一起。

 

随着胎膜的褪去,小团子银白的头发越来越明显了,山葵总是觉得这样的变化很新奇,小心翼翼的用手摸摸小家伙和自己一样的白毛,看来带土只能生出这个颜色的孩子了,山葵心里想,就连他自己也是不知道从哪里跑回来也变成了白毛,她现在就等着小家伙睁开眼睛,看到一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白眼,她不知道为什么带土的眼睛和自己不一样,会变成鲜艳欲滴的红色,还有各种漂亮的花纹,有了这个同样是白眼的妹妹的话,自己也不会觉得寂寞了。

可是山葵失望了,妹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几乎吓得将襁褓扔在了地上,那双诡异的紫色双瞳几乎要将她整个吞噬一般,她感觉到了一股让人汗毛倒立的查克拉。

 

“带土!带土!不好了,妹妹变成妖怪了!”

 

山葵跌跌撞撞的抱着妹妹冲进了带土的房间,本来正呆滞的盯着房顶不知想些什么的带土闻言立刻撑起了上身,当看到那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轮回眼的时候,带土几乎要立即晕厥过去,“怎么…怎么会这样。”他不可置信的颤抖着,明明是他和卡卡西的孩子,卡卡西虽然从小就是天才,身份上却也不过只是个普通的忍者,连血继界限也没有,而他虽然是宇智波一族的后裔,却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如此两人结合也不该是个天生轮回眼的孩子啊。

 

带土颤抖着双手将接过孩子,收紧手臂紧紧的拥抱着这个温暖柔软的生命,她的身上有明显的旗木家的血脉,却是由他以男子之身孕育的产物,本来有个悖德逆天,难以启齿的父母也就罢了,如此天授妖力,一生也不得太平。带土想到了长门,后天得到的轮回眼已经让这个预言之子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而带土对于这个女儿的期望不过是她能平安长大,不受家族牵绊,甚至不要做个忍者,如今竟也成了妄想。带土轻轻将脸与幼小婴孩柔嫩的脸颊相贴,漆黑的双眼是化不开的悲伤,而孩子对这一切都无知无觉,她只是因为生养之人的亲近而开心,柔软的手掌努力的去摸带土半边斑驳的皮肤,睁着一双深紫的大眼睛笑的天真无邪。


带土捉住那只不安分的小手放在唇边啄了啄,苦涩的笑了一下,“我若是连你也护不住了,才真是没脸见他了。”说罢,带土双眼瞬间由漆黑转为鲜红,神威图案的万花筒在他眼里快速旋转着,快速结了个印后白色的的查克拉从他指尖源源不断的传送到小女孩的体内,很快本来还闹腾的厉害的小家伙渐渐安静下去直到完全不动,暗紫的双眼也随之恢复成一片沉寂的黑,皮肤表层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霜,本来活生生的婴儿仿佛失去了生命力一般就像个冰雕玉琢的娃娃,而带土的情况比她还要严重,他几乎已经抱不住孩子了,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孩子塞到一脸错愕的山葵怀里,他捂住自己的嘴吐出了一大口血,暗黑的血液顺着他苍白的指缝断断续续的流淌,不过他也顾不上这么多,因为他能感觉到神威的图案在渐渐消失,眼前也越来越模糊,拼着最后一口气他将自己和两个孩子转移到了神威的空间。是在躲避着什么人吗?已经习惯了一直在逃难的带土,在跟着消失之前的最后一秒,佐助疑惑地想着。

 

“没时间了,他们不会放过这样一双眼睛的。”

 

带土知道他产子之时,大筒木一族感应到了他的查克拉,想必是也已经知道他并未死在共灰骨灰之下,已经在追查他的行踪了,带土在腹中胎儿的庇护下死里逃生,现在全世界都以为他死了,只要拿掉这个孩子,他就能够真正的恢复自由,隐姓埋名的做个普通人。可是一想到这个小小的生命同时流淌着他和卡卡西两个人的血脉,又在生死关头护了他一命,让他舍弃掉这个孩子却比叫他死了还受罪。生下孩子之后的这两天,他几乎没有力气动弹,就一直躺在床上思考该如何安排他两个女儿的一条活路,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小女儿是要送回卡卡西身边去的,可是大女儿山葵又该如何,她是他一场噩梦的产物,却也是个无辜的稚子,除了他再无依无靠,断不能叫她再流落到那些畜生手里去,可是若是到了木叶手里想必也是不能好过,若卡卡西肯庇护着倒还好,可是卡卡西…他又如何有资格要求卡卡西对和他毫不相关的小女孩拼死相护呢。

 

想到这里带土就有些悲哀,他是要死了,可是若是能为女儿们换一条活路,他的命总算还有点价值。可是他不曾想到小女儿竟是天生轮回眼,这样那些畜生是绝不会放过她的,即使是他死了也不会放过他的孩子,若是送到卡卡西身边只怕卡卡西和木叶也会遇到危险。这次带土是真的绝望了,他躺在神威空间冰冷的地面上一口接着一口的呕血,几乎要将体内的内脏都吐出来一般,刚刚他动用禁术将自己全部的查克拉都封印进了小女儿的体内总算是封住了那一双轮回眼,可是他也是油尽灯枯,只怕是撑不了多久。

 

山葵抱着妹妹跪在他身侧哭的双眼肿成了核桃,她不知道带土为何会突然病的这样厉害,虽然带土从接她回来开始便一直病怏怏的,但是她以为只是怀了小宝宝才会如此,只要她悉心照料,不惹带土生气他就会好起来的,却不曾想现在带土竟是要死了,而本来温热柔软的妹妹也冷的像个冰块,竟也是死了一样。她从未觉得像此刻这般恐惧,一时两个至亲之人在她面前奄奄一息,而她却弱小的连缓解他们的痛苦都做不到,她对于真相毫不知情,从有记忆开始就跟着带土东躲西藏,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们要活得这样辛苦,她只知道是带土一直在保护她,教她医疗忍术,每次躲到一个村庄带土就会带着她用医疗忍术给患病的村民医治,带土是那么善良,可是现在她最喜欢的带土却要死了,她的医疗忍术帮不上一点忙。

 

20.

带土勉强侧过头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山葵,内心也是一片悲痛,他是不怕死的,若是可以选择,他宁愿十三岁那年便被石头砸死了,也好过这些年如同地狱一般生不如死的日子,可是他现在却是不敢死了,即使是没有价值的废物一样的人生,他也有了想要保护的东西。也许是因为执念太深,带土并没有立即死去,而是带着两个小姑娘躲进了辉夜宫殿,这里有辉夜为了提防大筒木一族而设下的结界,暂时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好不容易安稳下来,带土的反应也越来越严重,他双目失明,日渐消瘦,半边白绝体干枯脱落,而内脏也随之受损衰竭,他每天躺在坚硬的木床上丝毫不能动弹,也只是挨过一日算一日了,他浑身都疼的厉害,双眼前是终无天日的黑暗,但是内心却一片平静,近日他越来越常想到卡卡西了,多半时候是那个年幼的小白团子,瞪着一双仿佛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眼睛不带好气的叫自己的名字,带土,带土你又迟到了,带土你怎么可以这么笨,带土都是你的错。想来想去卡卡西对自己似乎一直是用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话的,而且多半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不是挑挑他这里的毛病,就是干脆连话都懒得和自己说,不过带土早就习惯了,谁让卡卡西是天才,是木叶的英雄白牙的孩子,而自己不过是个吊车尾的孤儿,琳喜欢卡卡西再正常不过了,就连自己也…也忍不住想要亲近他,虽然每次的结果都像是两只刺猬打架,谁也别想好过,后来带土也放弃了,谁让他和卡卡西就是水和油的关系呢,他也不是没想过若是卡卡西对他好一点,温柔的求他一句,自己是什么都愿意替他做的,可是卡卡西的脾气比自己还倔,而且自己根本打不过卡卡西有什么资格让对方主动示弱。

不过,后来卡卡西倒是真的哭着让他不要死,哭的一直以来倔强的炸着的白毛都耷拉下来,那双漆黑的眼睛是那么悲伤,自己真的想什么都答应他,却做不到,他被压在石头底下半边身子都已经感觉不到了,身体痛到麻木,视线和思维却越来越清晰,他抓紧最后的时间瞧着卡卡西那张惨兮兮的小脸,半边脸都包着渗着血的纱布,卡卡西的左眼瞎了为了救他这个只会逞强的吊车尾,卡卡西怎么能只有一只眼睛呢,带土越想越难过,于是他把自己的左眼扣了下来送给卡卡西做上忍礼物,看不见卡卡西那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带土总算是能安心去死,只是笨卡卡还不会用写轮眼呢,要是他能求我教教他…

 

带土当然没死,他从来没有那份运气。

 

21.

琳死了,斑死了,水门老师也死了,带土生了个小怪物。他知道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可是他知道卡卡西还念着他,还把他那句逞英雄的话放在心上,当作活下去的精神支柱,一直以来他看着卡卡西站在慰灵碑前孤零零的背影从十三岁熬到了三十岁,他在暗地里把世界都作的翻了天,卡卡西还是孤身一人,不肯从过去走出来,带土既心疼又气愤,他不知道该为卡卡西做点什么,直到他想到他还可以为卡卡西生个孩子,云雨一番果然珠胎暗结,带土想着这次卡卡西总归不会一个人孤零零的老死了,然而四战战场上卡卡西站在他的面前,他就那样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丝毫的躲闪,他说你已经没救了,我能为你做的只有杀了你,他说你过去的意志现在依旧在我身边,我要保护鸣人。

 

带土大脑一片空白,腹部隐隐做痛,他顺着卡卡西的话看向一旁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鲜衣怒马,他的那份自信的光芒和洋溢着的希望就连自己都觉得刺眼,在这个少年的眼里,自己似乎已经是个失败者,他那么耀眼那么年轻,而自己却是一身伤病,容貌尽毁,坏事做尽,还变态的怀了个孩子。卡卡西….他的卡卡西似乎也找到了新的精神寄托,自己在他眼里是不是早就是多余的,无药可救的人了呢。带土想到自己之前竟然还担心卡卡西会孤身一人就觉得可笑,自己怕不是又自作多情了,他忘了卡卡西从小身边就围着很多人,只是他自己不想要罢了,自己这种除了琳根本无人关心的孤儿又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卡卡西的苦无刺下来的时候他是真的想死,连同肚子里那个荒唐的孩子一起。从见到卡卡西开始,腹部就一直没有停止过的痛现在也戛然而止,带土闭眼苦笑,连你也放弃了吗,这样最好……

 

带土当然没死,他没有那份幸运。


【tbc】


#说好的二更....短小的夜宵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