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终章上)

*原著向卡带 如有ooc请 戴滤镜观看 见谅

*世间两个最强堍控姐妹花撕逼大戏

*不开挂这仗还怎么打系列

*卡老师直奔狗血事故现场


34.

麻木的身体终于恢复了知觉,佐助用剑强撑着站了起来,他不能让山葵接触带土,即使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不能辜负鸣人的信任和带土的托付。已经半身进入空间的山葵看着明显是强弩之末的佐助,嘲讽的笑道,“小佐助,还是一样的难缠啊,你就留在这里陪他们玩一玩吧。”几乎看不清的结印后,山葵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取而代之,大量目光呆滞的村民从四面八方向围住佐助和奈奈,他们的手里都拿着寒光凛凛的苦无,已经完全失去了神志像是扑食的恶狗般,“……”,数量太多了,佐助甚至在其中看到了博人和木叶丸。

 

“博人,你怎么了?”旗木奈奈也看到了那个金发的少年,本来清蓝的双眼变的浑浊而凶狠,颤抖着声音想要唤醒博人的神志,博人却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直直的向发出声音的奈奈冲了过去,佐助立刻将奈奈推开,用手里剑打掉了博人的苦无,“奈奈,你去保护带土。”佐助紧紧抓住旗木奈奈的胳膊,认真的看着奈奈小鹿一样惊慌的眼神,一字一顿道,“现在只有你能保护他。”说罢左眼的勾玉转了几圈,轮回眼打开了一道时空间的门。奈奈虽然放心不下受伤的佐助,但是她太担心带土了,几乎本能一样的想要保护带土的心情让她毫不犹豫的跨进了时空间的黑洞。

 

佐助的眼前一片模糊,身体的温度因为失血而迅速流失,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而越来越多的村民还在源源不断的围过来,并没有在其中看到莎拉娜让佐助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村民们密集的攻击让他无暇分心,刚刚转移奈奈已经用尽了他最后的瞳力,而不能伤害村民的性命又限制了他的能力,慌乱之际,突然一个冰冷的苦无狠狠插入了佐助的腰间,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要昏厥过去,只是苦无的程度怎么会这么痛,佐助费力的回头看去,只见博人的雷切贯穿了他的身体,雷遁…?!

 

35.

一阵晕眩过后,旗木奈奈急切地睁开双眼,她以为最坏的结果是看到一把贯穿带土身体的剑或是紧紧勒住带土脖颈的铁链,无论如何都不该是眼前这幅安宁到诡异的画面,那个可怕的女人现在像只依偎着母兽的幼崽静静的依偎在带土的身边,用没有沾染鲜血的那只手轻轻抚摸着带土的脸颊,因为太过小心翼翼,连指尖都止不住的颤抖,好像生怕她的指甲会划伤带土脆弱的皮肤。

 

“奈奈来了,带土。”

 

山葵并没有回头,她只是温柔的和带土说话,就像是再温柔不过的一个下午,就像他们曾经无数次有过的对话那般平常,带土也总是不会回话的,他嫌山葵太过聒噪,不过现在他却不能像以前一样干脆转过身去只留给山葵一个背影。

 

“你想对带土做什么?”

 

奈奈像只发狂的小兽,她恶狠狠的质问着那个在她看来随时会伤害带土的女人,山葵没有理会奈奈,反而将手指竖在唇边轻轻的嘘了一声,她温柔的告诉奈奈,“奈奈不乖,吵醒带土睡觉要被骂的,带土最讨厌有人打扰他睡觉了。”

 

疯了,她一定是疯了,奈奈再也不能忍受一个发疯的女人对她的带土露出那种亲昵的表情,就好像他们才是亲人,而自己不过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他死了。”

 

旗木奈奈反而镇静下来,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冷静到残忍,她比谁都清楚带土已经死了,死透了,如果说刚刚还留有一口微弱的气息,随着那些诡异查克拉线的衰落也已经消失殆尽,在那一口一口呕出的鲜血里,带土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冷而僵硬就如同那些查克拉线一样枯萎衰败。她反反复复的趴在带土的胸口确认那已经不再跳动的心脏,虽然不想相信,但是她也不会装作带土还活着,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自欺欺人。

 

“不可能!带土怎么可能会死!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女人变得有些疯狂了,她的轮回眼发出强烈的暗紫光芒,强大的瞳力几乎要将整个空间扭曲,但是她却没有攻击的对象,只是在无意识的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和痛苦,旗木奈奈突然觉得她有点可怜,虽然不知道她和带土究竟有什么关系,可是她对带土的心意似乎是真的。

 

“是你们害死了带土,如果不是为了生你,大筒木怎么会找到我们?如果不是为了那个该死的卡卡西,带土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他本来是这世间最自由的人!”

 

山葵的声音尖锐刺耳,她用通红的双眼瞪着旗木奈奈,恨意和愤怒几乎要将她本来美艳的面孔扭曲,杀气和强烈的查克拉反应撩起了她的长发,如果奈奈见过四战时的带土,她会发现眼前的女人和当年的带土是那么的相像,同样的因为失去所爱而变得疯狂,因为恨意而变得强大,因为骄傲而受尽折磨。

 

“不允许你侮辱我的父亲!”

 

听到山葵对卡卡西的出言不逊,奈奈几乎是立刻就炸了毛,如果说带土是她的软肋,而卡卡西就是她的盔甲,她绝不允许有人挑衅她的自尊心。

 

“呵…你的父亲。”山葵竟然有些冷静下来,冷风撩起二人相似的银白长发,奈奈虽然脏兮兮的却并未受伤,而山葵浑身是血,遍体鳞伤。“是啊,你还有父亲,而我只剩下带土了,所以你不要和我抢了好不好。”

 

女人突然掩面哭泣,她的情绪变化太快让旗木奈奈有些捉摸不透,只觉得这个人已经濒临崩溃,她暗暗估算了一下如果使用虚化靠近带土能把他的身体夺回来的几率,趁着山葵分神奈奈结印虚化,先从左手到左半边身子,就在奈奈的半边身子都已经完成虚化时,山葵突然出现在奈奈身侧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太快了,奈奈根本来不及反应,她吃惊的看着山葵近在咫尺的脸,轮回眼看向自己时,奈奈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有你会时空间忍术吗?”山葵勾起唇角拽着奈奈的手臂将她扔在地上,她似乎恢复了理智,即使泪水还挂在脸颊上,眼里却没了那份迷茫和脆弱,“只有你是带土的女儿吗?”山葵突然提高嗓音质问着狼狈的趴在地上的奈奈,她的内心一片混乱,仿佛有两个小人在她的身体里打架,一个人哀求她住手,不要再带土面前伤害奈奈,一个却叫嚣着她杀掉奈奈,这样她就是带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她捂着脑袋想要将这两个小人从脑海里赶出去,却没想到又多出来第三个小人,第四个小人,他们吵得山葵头痛欲裂,身体里的查克拉气流横冲直撞几乎要将她撕碎,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出来,轮回眼将空间扭曲成条状切割着周围的景物,大树被拦腰折断,石头四分五裂,奈奈眼看带土就要被卷进割裂的空间,拼尽全力扑到带土身上,惊恐而绝望的看着空间像利刃般割来,奈奈只觉得浑身涌过一阵暖流,写轮眼快速进化,万花筒,永恒万花筒,最后是轮回眼,旗木奈奈的双眼都变成了暗紫的轮回眼,空间的扭曲在她眼前戛然而止,那些被封印在她体内的记忆碎片像是风暴般席卷着她的大脑,她看到带土是怎样痛苦的活着,又是怎么绝望地死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如同溺水的人,空气像是冰渣般把她的肺和心脏扎的千疮百孔,“带土,带土…”眼泪大滴大滴的掉落,奈奈扑到带土冰冷的身体上大哭起来。

 

36.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我说!”鸣人和小樱赶回村子就看到一片狼藉的景象,满地都是掉落的苦无手里剑和鲜血,村门口还横倒着一些暗部,不知是死是活。小樱松开扶着卡卡西的手蹲下身查看了一下发现他们只是晕过去才松了一口气,这些暗部的身体几乎没有伤口,那么这么多鲜血是从哪里来的?佐助的忍鹰在鸣人的头顶盘旋了几圈,伴随着悲鸣向村子中央飞去,鸣人的心渐渐沉到了底,他从收到佐助的信就再往回赶,可是他再快也快不过佐助查克拉衰弱的速度。那个白发白眼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能将卡卡西老师和佐助重伤到这种地步。鸣人就这样僵硬的站在木叶村口,他甚至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他怕看到佐助冰冷的尸体,“他不会死的。”小樱站在鸣人身侧,樱粉的短发被风撩起露出姣好的侧脸,即使不再是少女,那双浅绿的眸子依旧灵动而坚定,“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鸣人说不出话,他觉得自己窝囊透了,甚至还要小樱来安慰,明明佐助是小樱的丈夫,她才应该是最担心的那个人。

 

“鸣人,小樱说得对,以前那么多次佐助不也挺过来了吗?不要太担心,我们先找到他再说。”卡卡西依旧有些虚弱的靠着小樱的身体,他失血过多又查克拉消耗过度,只怕之后又要在医院呆一阵子了,不过现在支撑着他没有倒下的就是奈奈和带土,他能感觉到自己施加在带土身上的咒术已经失效,那带土现在多半已经…虽然这么多年他只是躺在那里,并不比一具真正的尸体好到哪里,但是卡卡西知足,只要能想见的时候就见到,相思难耐的时候还可以摸摸这个人硬硬的头发和虽然冰冷却柔软的手臂,卡卡西不敢要求更多,他做梦都没想到他和带土会有一个女儿,奈奈长得太像带土了,而且越长大越像,每次看到奈奈那双灵动的杏眼他都会想到带土,然后就是日复一日不可抑制的思念和折磨,从六代目的位置退休后,卡卡西不被允许继续接近带土,即使那个人算得上是他女儿的母亲,没办法,他只好听从纲手姬的建议,离开村子四处游荡,去看看带土看过的景色寻找可以延续带土生命的方法,只怕他在村子里待得久了,高层连他们的女儿都会监禁起来。一想到现在带土生死不明,卡卡西的痛苦并不比鸣人少,他甚至没有一个小樱来与他分担这份痛苦,琳死的太久了。

 

鸣人勉强将不安的情绪压制下去,冷静的安排小樱去四处救治伤员,而他自己则扶着卡卡西去找佐助和带土,虽然头脑冷静下来,但是心脏依旧狂跳不止,担忧和绝望转化成了实质性的疼痛,鸣人只觉得浑身都痛的厉害,就连已经接好十几年的断臂都开始凑热闹般的幻肢痛,每一根神经都像是被利刃切割着,鸣人每一步都踩在了棉花里,不知道是怎么走到佐助面前。

 

“佐助…”鸣人叫他的名字,一声又一声,佐助只是安静的躺着,身下是大片的血海,像是整个人被一朵艳丽到极致的曼陀罗拖着,人的身体里怎么能流出这么多的血呢,鸣人完全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些准火影的课程和十几年执政的经验没有教会他该怎样面对一个奄奄一息的佐助,他甚至不敢接触佐助的身体怕把他碰碎了,如果是以前佐助一定早就跳起来叫他闭嘴,可是这次无论他怎么呼唤,那个人就是不肯睁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鸣人扑通跪倒在地,溅起的鲜血染红了他的面颊和金发,这是佐助的血。鸣人用指尖轻轻捻着已经发黑的血液,大脑一片空白,他完全听不见卡卡西担忧的呼唤,天地都变成了红色,他的眼里竟也流出了血泪,本来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的村民纷纷有了转醒的迹象,某种强大的精神忍术似乎被解开了,就连博人也茫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看到自己满手满身的鲜血时吓得面色惨白,鸣人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让博人心慌,他从没见过父亲的这种眼神,没有任何感情似乎就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老爸…”他的声音都在颤抖,鸣人却没有搭理他,只是确认了他还活着,便低头把那些插在佐助身上的短刀,苦无和手里剑拔出来扔在地上,村民们都只是晕过去而已,而他的佐助却要死了。鸣人的脑子成了一片浆糊,什么小樱什么大筒木通通都变成了浆糊里的渣滓,他只是麻木的将佐助从血泊中抱了出来,拒绝了卡卡西找小樱来看看的建议,用自己的九尾查克拉覆盖住了佐助身上的伤口,那些可怖的洞终于不再流血了,佐助的血都要流干了,本来就白的皮肤更是没有一点血色,睫毛颤动了数次那双好看的眸子才舍得缓缓睁开,映入佐助的视线的就是鸣人那双虽然含笑却流着血泪的眼睛,不由有些吃惊,不过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鸣…人,村子里没人受伤吧。”每一个字都像是挤出来的,一缕鲜血顺着佐助的唇角滑落,满嘴的咸腥,佐助想自己这次是真的不行了啊。“佐助,能不要走吗?”听到鸣人的话,佐助觉得有些想笑,自己这个样子还能去哪里呢,不过很快他意识到鸣人是让他不要死。“呵…吊车尾的,这次就…放过我吧。”太累了,眼皮沉重的如同压了两块石头,视线里的鸣人越来越模糊,他勉强撑住一口气看向卡卡西,舌头已经开始僵硬了。“卡卡西,跟着胖胖,这次换你救奈奈。”卡卡西疑惑的看向鸣人,他不知道什么是胖胖,鸣人的声音嘶哑而低沉,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是佐助的忍鹰。” 

 

等到卡卡西走了,鸣人才苦笑着看向佐助,他声音嘶哑,喉头腥甜,似乎随时会呕出一口热血。“你不是最讨厌我叫他胖胖的吗,佐助?”他心里明白这次他无论说什么都留不住这个人了。”……就突然想到了”,佐助将傲娇进行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鸣人真是爱惨了这个口是心非的人,可是最惨的是到现在才明白这份深刻到近乎自我毁灭的感情,“困了就睡吧,佐助。”鸣人像是哄一个即将入睡的孩子一样轻声细语,而佐助也真的听话的闭上了眼睛,他的嘴唇轻轻蠕动说了些什么就不再动了,始终带着那抹温和的笑意,鸣人从没看过佐助这样温柔的表情,如同薄冰化尽,春水梨花,这是他用尽一生去追逐的笑容,却如同昙花一现,匆匆凋落。鸣人俯耳听清了佐助的那句话,不由大恸,他说。

                                “哥哥,我做的够好了吗?”


【tbc】


#今晚还有一章,估计就彻底完结了,这两章都比较长。

#暂时委屈咱们二少一下,先下场吃个盒饭。

#上班摸鱼敲字,有错别字见谅。



评论(1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