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11)

*原著向卡带 清水 生子

*明日完结 会有两个小甜饼番外 

*关于轮回眼的设定标注在页尾

*小葵回来了,且看且珍惜。


31.

本来应该热闹的集市和街区现在却如同空无一人的死巷,佐助将怀里抱着的带土轻轻放在地上,奈奈立刻亦步亦趋的跟着趴在了带土的身边,碰碰头发摸摸肚子的检查带土有没有哪里受伤,没了那些碍眼的查克拉线她才发现带土的半边身子几乎都是假体,而剩下人类的半侧却遍布了各种旧伤和疤痕,心疼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奈奈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么爱哭的性格。安置好带土父女,佐助又走了几个街区,提着草薙剑警觉的观察着四周,所有的木叶村民都像是蒸发了一般就连查克拉的流动都消失的彻底,他本以为回到村内会遇到很多和那几个暗部一样被精神控制发狂的村民,而现在的情况却有些出乎佐助的意料。

 

 “嘻嘻,你在找我吗,小佐助。”女人的笑声凭空出现在木叶上方,短暂的旋涡状空间扭曲过后,白发白眼的大筒木女人突然出现在佐助面前,两个人距离很近,几乎是面对面,佐助甚至能看清女人脸庞上微笑的绒毛,来不及细想,女人伸出手轻轻触碰佐助白皙的脸庞,瞬间的呆愣过后,佐助毫不犹豫的用草薙剑对着女人的手臂砍了下去,不过女人灵活的向后一跃游刃有余的避开了他的剑势,舔了舔自己刚刚摸过佐助的指尖笑的有几分轻薄模样,但纯白到空洞的眼瞳里却看不出一丝多余的情绪。

 

“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凶巴巴的不讨人喜欢啊。”佐助有些愠怒,他实在是不记得自己何时与一个大筒木族的女人有了可以叙旧的关系,不过很快,他突然想起的确有那么一个大筒木的小姑娘和他短暂的相处过,可是那个一直跟着带土身边的叫山葵的小女孩,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他当年返回辉夜宫殿时,殿内尸横遍野,所有的人都被带土杀了,地面上的鲜血将佐助的靴子都浸透,他好不容易将已经停止心跳的带土从死人堆里挖出来,利用轮回眼勉强留住了他一口气带回了木叶,而那个小女孩却不见了踪迹,这么多年他只是以为山葵已经死了,毕竟那时她还只有四五岁,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

 

压下内心的震惊,佐助打量着这个一身纯白长裙的成年女性,她雪白的手臂上缠绕着一圈铁链,似乎是她的武器,粗重的铁链与柔嫩的手臂格格不入到触目惊心,而她刚刚使用的时空间忍术和带土没有任何区别,虽然不可置信,但是佐助已经能够确认当初他以为已经死了的山葵现在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山葵看见佐助动摇的眼神就知道他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似乎是觉得这样的再会很有趣,山葵眨了眨纯白的双眼,“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没有死吧,毕竟,一个大筒木的小怪物应该死在那场战斗里才对啊。”佐助皱眉听着这些刺耳的话,突然想到当年那个背着比自己还要大的草药筐四处救治村民的小姑娘,“山葵,为什么?”为什么当初那个连砍断一条胳膊都不忍心的小姑娘会袭击木叶,佐助实在是想不明白,难道也是为了自己的轮回眼吗,这种无聊的东西。

 

山葵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摸了摸缠绕在自己手腕上的铁链,触碰到铁链时那冰冷沉重的温度几乎要刺伤指尖,就像现在她内心的憎恨强烈到要将自己都一同烧为灰烬,自从五岁那年被大筒木抓回月球她没有一天不想着逃回来,回到带土的身边。

 

可是由于血统特殊的原因,大筒木一族对她的力量很感兴趣,几乎是把她软禁在了地牢里,别说逃回来,就连离开那间囚禁她的密室都做不到,隔一段时间那些白发白眼的怪物会把几个和她年岁相当的小女孩也一同关进来,几天后再当着她的面把那些孩子残忍的杀掉,他们似乎在期待着某些会发生在她身上的变化,鲜血和死亡让她逐渐变得麻木,变得无所畏惧,慢慢大筒木似乎也放弃了对她的人体研究,转而将她培养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甚至利用咒术想要抹去她的记忆。

 

虽然周围都是和她相似的白发白眼,但是她始终无法对大筒木一族产生认同感,她是带土的女儿,除了这个身份她什么也不是,恢复记忆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寻找带土,她相信带土绝不会死在那个阴暗而破败的宫殿,带土命不该如此,这个想法支撑着她活下去。

 

但是当她回到当初那个用来藏身的破旧宫殿时却只看到满地的枯骨和杂草,随后她又找遍了曾经和带土东躲西藏过的那些木屋,山洞,想来他们根本没有在正常的地方居住过,一直以来斗像是四处流亡的逃难者,活的辛苦而小心翼翼,明明带土那么强大,究竟是什么人会让带土惧怕到这种程度。

 

就在山葵几近绝望的时候,她发现是木叶带走了带土,当年耗尽查克拉的带土已经奄奄一息,但是木叶不但没有及时医治重伤的带土,反而将他微弱的生命力封印了起来,而这个囚禁了带土一生的封印是那个他深爱着的,甘愿为之怀胎十月的男人亲手加上去的。

 

六代目的卡卡西,山葵只要一提起这个名字就觉得恨得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想到这里,山葵的眼神又变得凶狠起来,如果不是那个叫鸣人的多管闲事自己早就杀了那个可恶的男人,那个银发男人攥着铁链冷漠的问这个是她从哪里得来的,即使被自己的苦无抵着脖子依然冷静的为自己的部下和挚友寻找逃脱的机会,她意识到这个人根本就不怕死。

 

无论她如何的折磨都不能让这个男人死水一般的眼神有任何变化,山葵想不明白这个用面罩遮起大半张脸的男人究竟有什么好,值得带土为他搭上了一条命和一辈子的自由。

 

虽然羽村一脉和宇智波的融合使山葵拥有了不弱于六道的力量,但是同时对付卡卡西和鸣人却还是不占优势,不过本来就是为了把鸣人引出木叶,就算不能亲手杀了旗木卡卡西,她更期待卡卡西看到自己最爱的村子毁灭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山葵将部下和影分身留下拖延鸣人,自己则用时空间忍术赶往木叶。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山葵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会躲在带土身后发抖的小女孩了,虽然与佐助的再会让她有一瞬间物是人非的错觉,但是短暂的恍惚过后是更加绝情的抹杀,当初如果不是佐助引来大筒木,带土和她还有妹妹也不会生离死别,所有让带土不幸福的人都应该死。

 

虽然将鸣人引开分散了战斗力,但是佐助更非池中之物,强大的瞳力和敏捷的身手几乎让山葵无法招架,若不是时空间可以转移部分攻击只怕她现在已经输了,不过山葵却并没有因为逐渐落于下风而自乱阵脚,她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直到旗木奈奈像只走投无路的小兽一般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她满脸是泪却浑身是血,银白的发丝因为沾染鲜血而打绺可怜兮兮的垂在肩头,本来一直安静昏睡的带土从查克拉线枯萎殆尽过后就突然开始浑身抽搐,大口大口的吐血,接着心脏停止跳动,体温逐渐冰冷,竟是濒死之际,旗木奈奈六神无主,只能四下寻找佐助这个在她看来是唯一能够救带土的同族。

 

32.

山葵本来缜密的攻击在看到旗木奈奈的瞬间出现了分神,太过熟悉的外貌无法让她再保持冷静和敏锐,“你是…”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妹妹?!”而佐助也抓到了这一瞬的空档一剑刺进了山葵的腹部,她闷哼一声重重跌落在地上,鲜血源源不断的从伤口涌出,浸透了雪白的衣裳让她看起来有些狼狈和凄惨,但她似乎不以为意,只是按着自己的伤口,直勾勾的看向旗木奈奈,被这双诡异的白瞳盯到心慌,旗木奈奈向佐助身后躲去,逃避着那双眼睛里过于沉重的感情。山葵似乎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一开始的高傲和冷漠,她冷笑着质问佐助,“木叶真是好贪心,连他的女儿都不放过,让我想想,莫非是为了那双眼睛?”佐助不动声色的将旗木奈奈护在身后,这一举动无疑惹怒了山葵,她用医疗忍术简单的处理了还在流血的伤口,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一边的白眼转变成了暗紫的轮回眼。

 

“……!”佐助还没来得及反应,山葵已经瞬身到了自己的身后,伸手向缩成一团的奈奈抓去,佐助当即将奈奈拽到自己怀里,却没想到山葵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佐助,纯白的查克拉在手心化成利刃刺向佐助的胸口,为了护住怀里的小姑娘而来不及用轮回眼转移的佐助硬生生的抗下了这一击,泉涌般的鲜血淋漓滴落在奈奈惨白的脸上,温热的液体顺着奈奈的眼角滑落,奈奈僵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着一手的鲜血,不由浑身颤抖着,“佐助叔叔。”佐助口吐鲜血,脸色迅速苍白却依旧把小姑娘紧紧护在怀里,“别怕。”他的声音依旧冷淡虽然有些难以抑制的微弱,却能够让人心安。看着这一切的山葵神色复杂,她原意打算佯攻奈奈借此贯穿佐助的身体,然后一石二鸟的将奈奈夺回来。却没想到这个男人重伤到这种程度却依旧没有抛下奈奈,一时她的内心有些恍惚,那些过去的回忆蓦然浮现在眼前,姜女草,饭团,而这个沉默的宇智波男人护着幼女的画面让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初拼死站在自己面前的带土,他们都伤痕累累,又都坚不可摧。就在这一瞬间的晃神,佐助的影分身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山葵的身后,千鸟的雷光和悲鸣响彻天际,山葵不可置信的看着贯穿自己身体的那只手,以及自己耳边那个男人冰冷的声音,“对不起,山葵…。”

 

33.

鲜血顺着山葵的唇角流淌,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旗木奈奈惊恐的眼神,她怕我,山葵苦笑,手化利剑将佐助的影分身刺散,她缓慢的向小姑娘伸出没有沾染鲜血的那只手,“奈奈,过来。”旗木奈奈下意识的想要向后蜷缩,虽然她不明白这个可怕的女人为何会对自己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但是她认得刚刚就是这只手重伤了佐助,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弱小和胆怯,奈奈咬着牙像雏鸟一样以飞蛾扑火的姿态护在了佐助面前,虽然银白的发丝因为沾染了血迹而凝固结缕, 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脏兮兮的布娃娃,但是奈奈目光凶狠像一只护食的小兽。看着那双与带土相似的杏眼充满敌意和杀气,山葵从心底生出一种疲惫和悲哀,“为什么要保护他,是木叶害了带土。”奈奈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虽然木叶做过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你是坏人。”面对这个白发白眼,拥有和佐助一样轮回眼的强大女人,她依旧感到害怕和战栗,却不想再退缩了,她是带土和卡卡西的女儿,宁可战死也绝不偷生。

 

“我是…坏人吗。”山葵低声重复着,本来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突然痛的难以忍受,怎么会这么痛呢,不过是撕开了皮肉就会痛的普通剜心剔骨吗,骨肉分离,至亲相杀,山葵强忍着钻心的痛楚,勾起一抹轻薄的笑意,“你觉得你能杀了我?”奈奈的短刀银光乍现,写轮眼红的滴血,“大筒木一族,人人得而诛之。”山葵的笑意僵在脸上,奈奈的话就像是无数的短剑插入她的心脏,她最痛恨自己大筒木的身份,可是偏偏一生都被禁锢其中无法逃脱,她也是白发白眼的怪物,她何尝不是伤害了带土的人,在奈奈那双漂亮而血统纯正的写轮眼面前,她无地自容……算了。“人人得而诛之吗,看来木叶把你教的很好。”她冷笑着,捂住自己被穿了一个洞的腹部,用单眼轮回看向奈奈的三勾玉写轮眼,“带土在哪里。”在山葵拥有绝对力量的轮回眼的压制下,奈奈没有反抗的余地。


【tbc】


#我小小的说明一下轮回眼的设定,山葵是因为大筒木和宇智波的血脉融合才会单轮回,也就是白眼和写轮眼叠加等于轮回眼,而奈奈是因为堍怀孕的时候成为了十尾人柱力,所以奈奈是天生轮回,不过奈奈和山葵的轮回眼都弱于佐助的勾玉轮回,大筒木是有意识的利用堍来生产能够开出轮回眼的孩子的。

#至于奈奈和山葵的时空间忍术是不同的,奈奈只能虚化不能转移而山葵是只能转移不能虚化,这是因为两个人都遗传了堍的关系。

#还有奈奈之所以会怀疑卡老师是因为她早就对父亲和村子心存芥蒂,但是也可以看做是叛逆期,而且虽然是个小白毛,咱们奈奈也是如假包换的宇智波啊,爱的一族,看到最爱的人受苦,肯定不能忍。

#废话太多了,其实我就是在挽回我的脑洞,233333333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