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09)

*原著向卡带 清水 生子

*本章鸣佐领工资

*原创人物有 子世代有 私设有

*满纸荒唐言 为爱发电 不喜勿怪


24.

枕着手臂躺在宇智波族地外一片空地上,繁华的木叶似乎遗忘了这个荒芜的角落,街区的热闹和灯光也和这里划清界限一般,繁华的木叶似乎遗忘了这个荒芜的角落。佐助只是出神的盯着夜空发呆,族地上空的星星似乎都格外冷清一些,稀稀落落的,看着有些寂寞。“……”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幼时拉着自己睡在濡缘的鼬,哥哥很少会主动提出什么要求,难得父母外出只剩下兄弟二人在家,胡闹了小半天后,哥哥提出晚上可以睡在外面,一向被富岳和美琴管的死死的佐助欢天喜地的拖着自己的小被子和哥哥铺在了一起,因为是夏季夜风也是温温热热的,闻着从身旁哥哥的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好闻的味道,佐助总是像一块年糕一样往鼬的怀里挤,在鼬数不清第几次把佐助从自己的被窝里拎出来后,终于还是放弃了转而搂住佐助热乎乎的小身子,“你这黏人的小家伙。”鼬戳了戳佐助的额头,他觉得这样黏着自己的弟弟也很可爱,往常总是很夸张的叫痛的佐助这次却并没有躲开,而是闭着眼睛往鼬怀里更深的蹭了蹭,像只撒娇的小动物,“哥哥香香的。”


记忆里那种淡淡的香似乎从未散去过,可是那个温暖的怀抱他却永远失去了。在看到带土拼死将两个小姑娘护在身后时,佐助那么突然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哥哥,拖着那幅残破的身子,为了保护自己又是将怎样的伤痛和黑暗挡在自己身前的呢,他却什么也不知道,理所当然的将自己的仇恨也压在了那瘦弱的肩膀上,也许那还是最后一根稻草。“尼桑…”佐助一动不动的看着黑漆漆的夜空,哥哥看到的天空也是这样的寂寞吗,思念像是胡乱生长的藤蔓没有预兆的爬满心脏,每一次跳动都艰难而痛苦。


“……”,那个人在自己身边躺下的时候,佐助闭上了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他不知道该如何和鸣人相处,小时候两个人见面总是少不了打打闹闹,长大了更是每次都恨不得你死我活,可是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索性就沉默以对,反正鸣人从来没在意过他的回答。“奈奈酱。”鸣人知道佐助根本没有睡着,也默契的没有戳穿,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卡卡西老师给起的名字,旗木奈奈。”鸣人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卡卡西老师不愧是贤十,起的名字都那么好听,如果让我起的话,说不定就叫甘笋,叉烧,面麻之类的。”佐助眨了眨眼睛,虽然没有说话,心情却是很好,他似乎能想象到鸣人在一碗拉面里给孩子挑名字的画面,难得的笑了一下,“面麻不错。”


鸣人却像是受宠若惊一般从地上爬起来,佐助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散去,本来清冷的五官在月光的映照下像是春水梨花一般风情楚楚,让人怦然心动。鸣人看的有些痴了,他从小就知道佐助生的好看,可是对着自己佐助却从来只是冷冰冰的,这样的风情他自然是没见过的,月光,星空,佳人,鸣人也到了风花雪月的年纪。“佐助,带土给卡卡西老师生了奈奈酱,好羡慕啊我说,卡卡西老师以后就不是一个人了。”鸣人拐着弯的用话试探佐助,“你和带土是同族,佐助,你能不能…”


“不能!我不会生孩子。”


佐助觉得鸣人若是当上了火影,木叶可能就完了。“这样啊。”鸣人耷拉着脑袋躺了回去,似乎对于佐助不能生孩子这件事情有些失望。

 

鸣人觉得佐助那天一定是生气了,所以才不来参加自己和雏田的婚礼。

 

25.

“佐助先生,带土是谁…?”旗木奈奈又问了一遍,不过她似乎对于佐助会认真回答她的问题这件事并不抱任何希望。

 

“带土…”佐助不知该如何开口,他看着小姑娘那双熟悉的杏眼,与那人总是苦涩麻木的眼神不同,旗木奈奈圆圆的眼睛里满满的灵动又俏皮。“带土是个英雄。”鸣人瞬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佐助,他似乎没想到这句话会从佐助嘴里说出来,毕竟当年对于他将带土称作英雄的事情,佐助十分不满和厌恶。旗木奈奈也是一脸震惊,不过很快她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抿着嘴唇看了眼鸣人又看了眼佐助,大喊了一句,“骗子!”转头跑出了火影办公室,博人想追又舍不得佐助,不过一时半刻他在佐助这里也讨不到甜头,于是也追着旗木奈奈跑了出去。“真不像你,佐助。”听了鸣人的话,佐助没有再说什么,他看着窗外一金一白两个跑远的背影,即使带土在世人眼中是个罪无可赎的罪人,对于你来说,他也是你一个人的英雄。

 

26.

佐助离开火影办公室的时候,鸣人似乎很想跟着一起走,无奈他现在是七代目火影,也早已过了不顾后果的年纪,他就站在办公桌的后面死死的盯着佐助瘦削的背影,开口挽留的话在唇齿间辗转了无数遍,却终究是咽进了肚子里。反倒是佐助在推开门的那一刻硬生生止住了脚步,似乎很是犹豫,半天他才回头看向鸣人,眼神有些说不出的情绪,“鸣人,你现在过得快乐吗?”鸣人从小就嚷嚷着要当火影,要做大英雄,要娶漂亮老婆,那个时候佐助只觉得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吊车尾的痴人说梦,直到鸣人真的当上了火影,做了全忍界的英雄,娶了日向家的大小姐,儿女双全,比他想象中走的还要远。他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得意到欠揍的鸣人,结果他却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憔悴,即使表面上依旧风光,眼睛却像是一潭死水般毫无生气,佐助有的时候会后悔鸣人和雏田结婚的时候没有回来看看,因为从此他再没见过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鸣人。

 

“……”,鸣人似乎没有想到佐助会这样问,一时像是如鲠在喉般出不出话,好在佐助没有立刻失去耐心的走掉,而是依旧站在那里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温柔,这样担心着自己的佐助几乎要让鸣人失去理智,他几乎就要将自己的内心脱口而出,直到——

 

“你和雏田还好吗?”

 

——直到那张漂亮的嘴说出这样残忍的话。佐助早就担心是不是漩涡夫妻间的感情出了什么矛盾,所以鸣人才会越来越郁郁寡欢,不过他一直觉得自己不该插手鸣人的家庭和婚姻,只是他实在是无法忽视鸣人的强颜欢笑和那沉重的黑眼圈,他越是装作没事,佐助就越在意,于是他还有些不安的等着鸣人的回答。“嘛,我和雏田一直很好啊我说,我很快乐,佐助,真的。”佐助觉得很安心,说实话虽然他问出了口,可是并没有做好接受鸣人答案的准备,就算鸣人和雏田过得不好又怎么样,这又与他一个外人有何干系,他又如何见得处理好了自己的婚姻关系,对于这样多管闲事的自己,佐助觉得有些可笑,于是他点了点头,不再犹豫的离开了。鸣人静静的看着佐助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纵使那人有千种风情,自己又何曾留得住,只要他活着便好了,至于自己和谁在一起,过得好不好,不是他的话,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依旧是短小的夜宵

#以后都双更。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