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05)

*原著向卡带 清水 生子

*私设有 子世代有 原创人物有

*满纸荒唐言 为爱发电 不喜勿怪

*本章节有原创人物出没

*叔佐回忆,堍和女儿出没。


14.

“谁要来了?”


带土并没有答话,于是佐助只好凝聚查克拉感应了一下,不由心惊,密密麻麻的查克拉反应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而他们现在却只有三个人,除了自己还可以应战,带土和那个孩子却是连自由行动的能力都没有。佐助当即将草薙剑从腰间抽出,瞬身转移到带土面前,面无表情的俯身半蹲下来,眼神没有丝毫的犹豫。“此地不宜久留,上来,我带你走。”带土似乎没想到佐助会想要救他,睁大的杏眼里满是诧异,沉默半晌,他用仅存的左手摸索着抓住佐助的胳膊,带土过于冰凉的体温像一条蛇一样缠上手臂,让佐助有些不舒服,不过他还是忍着没有挣动。


“谢谢你,佐助,你是个好孩子,看来在他身边的人只有我最无药可救。”带土苦笑道,佐助知道他说的是卡卡西,那只冰凉的手依旧紧紧攥着自己,没有放开的意思。“我走不了了,但是我可以让你离开,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带土抓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甚至用力到泛白的指尖都在微微颤抖,他用空洞的双眼近乎哀求的看向佐助,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同为宇智波一族的少年能为自己做到什么程度,毕竟当初屠族之夜他也难逃其咎,他对不起佐助,对不起鸣人,对不起水门老师和师母,这世上有太多他对不起的人,所以四战时卡卡西真的要杀死他的时候,他只有一瞬间的难过,而卡卡西提出让他活下来赎罪的时候,他却难过了很久。他不怕死,可是却最怕一个舍不得他的卡卡西。他有私心,这使他的罪孽更加深重。

佐助虽然没有立刻答应,他实在想不到带土会有求于自己,不过他也没有拒绝,只是依旧横剑在膝,沉默的半蹲在带土面前。这时,他看到白衣白眼的山葵抱着一个婴儿从大殿的角落里怯怯的走了出来,山葵似乎还很忌惮佐助不敢与他对视,不过佐助的注意力也完全都落在了那个脆弱而又怪异的小生命上,那是个刚刚足月的女婴,稀疏的白色毛发,雪白的脸蛋几乎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霜。她不哭不闹似乎是用冰块雕琢出来的娃娃,但是佐助一眼就看出这个孩子的身上有宇智波一族的禁术封印。


山葵绕过佐助小心翼翼的将包裹着女婴的襁褓递到了带土的怀里,带土松开抓着佐助的左手转而摸索着紧紧抱住襁褓,将没有毁容的半边脸轻轻贴了贴婴儿柔嫩的面颊,虽然只有半边身子是完整的,带土抱着女婴的样子温柔的有些诡异,而他眉目间的虔诚也让这具破败残缺的身子看起来有种莫名的圣洁。佐助觉得带土似乎看起来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虽然他们也只是在战场上短暂的相处过几天,可是眼前的这个带土既不是那个让卡卡西痛苦的白月光也不是那个鸣人嘴里回头是岸的英雄,更不是五大国忍者口中恨不能人人诛之的罪犯,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甚至他闭着眼睛微笑的样子看起来还很幸福,虽然这幸福只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


“这孩子是谁。”


听到佐助冷淡的声音,带土才如梦初醒一般,眨了眨没有焦距的杏眼,他侧过头对着依偎在他身边的山葵低声道,“小葵,把她交给佐助吧,是时候了。”山葵似乎极不乐意但又不得不听带土的话,她依依不舍的把那个小小的婴儿从带土怀里接过塞到佐助的怀里,小姑娘似乎是带着某种情绪以至于动作有些粗鲁。吓得只有一只手的佐助慌忙将长剑插入地上,转手稳稳搂住那个雪白的小团子。这种感觉太过微妙,让佐助一向波澜不惊的内心荡开一圈圈涟漪,他不禁想到自己刚刚出生的时候,鼬也是这般难以言喻的心情吗,对于这个过于弱小需要保护的生命,他也会心生温柔又不知所措吗。


可是他没有时间去想明白究竟是什么扰乱了自己的思绪,大殿的地面已经出现了层层裂痕,支撑着整个建筑的柱子开始破碎倒塌,强烈的查克拉反应如同风刃般势不可挡,而这种熟悉的查克拉佐助曾经在大筒木辉夜和山葵的身上感应过,而这样的查克拉现在却难以计数,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精锐部队。佐助不禁咬紧了牙关,现在的情况太不利了,即使他拥有轮回眼和万花筒,也难以应付数十个大筒木一族的精锐,更何况还带着三个累赘,想逃离也是为时已晚,正在佐助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带土冰凉的手拍了拍佐助的肩膀,似乎有些安慰的意味,接着他将手摸索着放到佐助怀里的襁褓上结了个佐助从未见过的印式,随着结印的完成,女婴身体上的薄冰开始融化,过于惨白的肤色也逐渐恢复正常,小小的心脏重新开始微弱而规律的跳动着,女婴的眼皮微微滚动似乎有要醒来的迹象。而白色的查克拉光快速从女婴身体里抽离顺着带土放在她身上的那只手转移到带土的身上,紧接着佐助诧异的看着带土本来残缺的半边身体不知何时已经长出完好的仙人体,除了脸色依然苍白,带土看起来完全不是之前那副久病之相。


15.

封印解开了,带土漆黑的双眼由黯淡无光逐渐恢复成刺眼的万花筒,血红的神威图案在瞳孔里转了几圈,一行细细的血泪从眼眶蜿蜒而下,诡异又艳丽。对着呆愣的佐助眨了眨眼睛,带土笑的有些孩子气,他本来就是一张娃娃脸,只是在战场上总是板着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看来视力和瞳力也已经恢复了,佐助意识到之前带土只怕是把自己仅剩的查克拉尽数封印到了这个女婴的身体里,剥离查克拉等于抽离带土为数不多的生命力,这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历,竟能让带土做到这个地步。

佐助低头看了一眼怀里那个一无所知还在香甜酣睡的小家伙,不由有些五味杂陈。

此时,那些白发白眼的怪物已经如同潜伏依旧的捕猎者般蓄势待发的出现在大殿之上,山葵害怕的揪住带土的衣角躲在他的身后,而带土还是好端端的坐在那里,血红的万花筒冷漠的注视着大殿上那些不速之客。


“卡卡西还好吗?”


带土的声音有些微不可闻的犹豫,而佐助对于他在这个时候突然提起卡卡西有些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而带土似乎也根本不在意他的反应一般,继续自言自语着。


“卡卡西的伤好了吗?”


“他当上六代目火影了吗?村里的人认可他了吗,他有朋友吗,他成亲了吗?”随后他又苦涩的笑了一下,“这个问题真是愚蠢啊,他那么优秀的人,一定在村子里得到了良好的治疗,村子里的高层那么看重他,六代目火影不是他又会是谁呢,他身边有凯有鸣人,一定不缺少关心他的朋友,结婚的话..琳死了,他孤孤单单这么多年,就算是惩罚自己也已经足够了,他一向受女孩子的喜欢,琳那时也是那么喜欢他,他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只是,只是。”


带土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佐助怀里抱着的孩子,又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万花筒鲜红欲滴,而那里面的悲伤刺目惊心。佐助虽然不知道带土为何在这样紧迫的时候说一些多余的话,但是他突然有些看不下去带土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和卡卡西简直如出一辙。

 

“他很好,但是他不快乐。”

 

佐助的话让带土彻底愣住了,他看着亲族那双相似的万花筒,一字一顿认真道,“失去你,他不快乐。”卡卡西不快乐,这是四战过后木叶人尽皆知却人人噤若寒蝉的事情,虽然他还是会捧着一本小黄书笑眯眯的对着偷懒的鸣人千年杀,但是他的悲伤已经从无形的感情换化作了有形之物,让每个接触到他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个疲惫的中年男人,对于他所失去的一切是多么的痛苦和绝望。

卡卡西没再去过墓园,慰灵碑上已经没有宇智波带土的名字了,可是他的骨灰还摆在卡卡西的床头,他的音容笑貌还刻在卡卡西的骨血里,失去带土的痛苦对卡卡西来说如同灭顶之灾,让他即使外伤已经完全痊愈,内里的灵魂却越来越病重,药石无医。而他的学生们,他的朋友们,看重他的高层们,认可他的村民们都只能看着这一切慢慢将一个鲜活的卡卡西吞噬着,变成一个麻木的空壳子。


“是吗,卡卡西他不快乐吗。”


带土呆呆的重复着,似乎在他描绘的万千种关于卡卡西的未来里,从未曾有过卡卡西不快乐这样的画面,他理所应当的认为将自己这个作为卡卡西的一生里唯一出现过的污点抹去后,那个从小优秀到大的天才应该过着万人瞩目,甚至比鸣人更加耀眼的人生。可是听到他不快乐,一心求死的带土又开始犹豫了,他的私心又开始作祟,自己应该已经解开了他站在慰灵碑前忏悔的心结,那是什么让笨卡卡不快乐,带土左思右想头痛的厉害,他现在的体力虽然得到了短暂的恢复,但是是有时间限制的,只够堪堪将佐助山葵和女婴送出这个空间。


不能再想下去了,他怕自己会舍不得这条命,怕自己又想抱着再见卡卡西一次的念头在世界上苟且偷生,拖着一具残破的身体,万人践踏的灵魂,这样活着太辛苦了。佐助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不但发不出声音,身体也犹如千斤之重,半分动弹不得。襁褓里的婴儿身上散发出白色的查克拉光,将佐助整个包围起来。


“带土,你还是一样的不自量力,不是教过你要好好听话了吗。”为首的大筒木冷笑着,似乎在他看来带土不过是强弩之末,根本不足为惧。

 

“做梦,你们也配。”带土又恢复成了那个在四战战场上人人畏惧的死神,暗紫的长袍,血红的万花筒,他勾起唇角的冷笑似乎睥睨众生,天生的宇智波,高傲而又强大。“小带土,你逃了这么长时间,我们都忘了你的滋味了,看来你是急着给我们兄弟开开荤啊。”说完,几个大筒木相视而笑,猥琐又令人生厌,而带土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山葵却气急了一张小脸,像是只炸毛的小白狗,张牙舞爪的护在带土身前,“不许你们侮辱带土。”


那几个大筒木听了笑的更是前仰后合,他们用更难听的语言侮辱和谩骂着,“看看,除了你的狗崽子还有谁护着你呢。”这次就连佐助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身侧的草薙剑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愤怒,雷电的查克拉无法抑制的弥漫在剑身,却很快就像是无法凝聚一般消散殆尽了,佐助却诧异于那些大筒木似乎根本看不到在他们面前的自己和婴儿一般。


带土还是不说话,甚至面色都没有改变过,他就那么站着,小小的团扇家徽高傲的绣在身后,背影细长而又高挑。他只是提着山葵的后颈像是抓一只小鸡般要把她扔到佐助的光圈里,“你找死吗?滚到那边去。”

山葵不在乎带土冰冷的语气,她紧紧扒着带土的大腿不放,小小的脸皱成了一个包子一般,“带土,要死一起死!不要扔下我!”眼看着佐助和查克拉光包围着的圈子越来越模糊,看来就要转移时空了,带土开始有些着急,他几乎是暴力的想要把贴在他大腿上的小姑娘撕下来扔到安全的地方去,却没想到小姑娘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不撒手,甚至白眼都开了出来,能看到眼睛周围鼓起的青筋。


“你..”带土急的说不出来话,过于激动的情绪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头痛欲裂,不过这次一向听话的小姑娘始终不肯妥协,最终带土只能叹了口气转而摸了摸小姑娘柔顺的头发,“罢了,罢了,你活着也是一个人,我的错我自己承担吧。”


在大筒木的怪物们冲上来的那一瞬间,佐助看到了很多事情,他看到山葵依旧是以飞蛾扑火的姿势挡在带土和敌人的中间,她白的那么虚无那么苍白,突然想起小姑娘一本正经的对他说,无用就等于死亡,而现在她用那么无用的身躯毫无畏惧的迎战着死亡,保护着她最重要的人,甚至比他这个所谓的强者更潇洒。他还看到带土偷偷对他眨了眨眼睛,很浅很浅的弯了一下嘴角,“帮我告诉卡卡西,我先走了,这次换我等他,他迟到多久我都等。”

                  还有,我爱他,无论多久都会一直爱。

【tbc】

#又是放飞剧情的一天,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评论(1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