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white

【卡带生子】白兔(03)

*原著向卡带 清水 生子

*私设有 子世代有 原创人物有

*满纸荒唐言 为爱发电 不喜勿怪

*本章节有原创人物出没,剧情开始放飞,请注意避雷。


8.

看着旗木奈奈那双熟悉的杏眼,佐助忽然想起了十二年前的那个冬天,他日复一日的流落在五大国的边界调查遗落的辉夜宫殿,孤身一人。

 

那时四战刚刚结束不久,五大国境内也都是一片荒芜,百废待兴,四处可见的都是逃荒的百姓和流浪的忍者,这场忍界的浩劫终究是给无辜的世界也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宇智波佐助的左袖口空空荡荡的,他还记得和鸣人并肩躺在终结谷的时候,温热的血液源源不断的从身体里流失将身下的石头都染成了红色,明明虚弱的连说话都时断时续,而鸣人的眼睛却越来越亮,他像以前一样聒噪的叫着佐助的名字,向他描绘着那个虚无缥缈的未来。他们会一起留在木叶,一起改革忍界,一起做任务,一起辅佐卡卡西老师,一起成为新的三忍。

 

佐助只是听着,他的眼前一片血红,连天空的颜色都看不真切,可是他不忍心打断鸣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鸣人遇见他只有一句话,跟我回去吧,佐助。可是佐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回去,回到哪里去呢,他只是觉得鸣人的想法天真的可笑。而现在他听着鸣人那些依旧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却也开始变得天真了,他竟然想要去相信,想要去看清那个鸣人执着的为他描绘的所谓未来。

 

眼前的红色渐渐被黑色取代,佐助干脆闭上了双眼,他轻轻哼了一声,鸣人立刻就不出声了,紧张兮兮的注意着佐助的动静。

 

“你一个人也可以做那些事情的,鸣人,没有我,你甚至可以做得更好。”

 

鸣人真的有些生气了,他没想到事已至此佐助还能和他撇的如此干净,他费力的扭过头,一股股的鲜血随着他的动作而流淌,顺着冰凉的岩石滴落。“佐助,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没有你,我走不到今天。”佐助不敢和鸣人对视,他终究是怕了这个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而他没有与之比肩的自信,他没有立即接话,停顿了片刻才又开口,依旧是冷冷淡淡的模样,声音却有些微不可闻的动摇,“鸣人,我死了以后把我的轮回眼給卡卡西解开无限月读,我们的因缘到此也算是终止了,这也算是一次革命。”

 

鸣人这次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已经无法忍受佐助的若即若离,而这次他竟然干脆要逃到另一个世界去了,那些刚刚还浮现在脑海里的美好画面碎的彻底,只剩下佐助那张遍布伤痕却依旧清丽的脸。

 

“留下来,帮帮我,我所期盼的协力是整个忍界,当然也包括你。”

 

你不是罪人,佐助。

 

“这只是你的想法,其他人不会接受的。”佐助有些委屈,他不明白鸣人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

 

“你不要再说这种蠢话了,不然我还会揍你哦。”

 

我顾不上其他人了,佐助。

 

“可是我可能还会做出什么事情也说不定。”佐助想让鸣人放弃,这样残破不堪的自己,这样一个就连自己都没有勇气去面对的一个灵魂,为什么你还视若珍宝。

 

“那我就再次阻止你,而且你也不会再做这种事情了。”

 

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佐助,哪怕是你自己。

 

鸣人重新看向天空,雨停了,有一片阴云刚刚飘过,一只落伍的小鸟慌慌张张的四处追赶着群落,鸣人看着看着就突然有点想笑。

 

“......”

 

没有听到佐助说话,鸣人有些担心的看向他,却正好遇上他滑落眼角的一滴泪,鸣人慢慢睁大了眼睛,盯着佐助的侧脸瞧,那滴泪水缓缓的滑过佐助脏兮兮的脸颊,像只小花猫,而这只小花猫还倔强的扭过头去不想让别人看到那份珍贵的脆弱,就在那个瞬间,鸣人决定要守护这个人一辈子,无论是什么身份。

 

仿佛树上的花瓣飘落在沉静的池塘褶皱了一池春水,而你正好在树下。

 

9.

被不间断的呻吟从回忆里唤醒,佐助警惕的看向不远处那个不断翻滚着的男人,没有感受到有任何异常的查克拉,似乎就是个身受重伤的普通人。从落脚的树上一跃而下,佐助俯下身查看了一下男人的伤势,左臂几乎被炸断了,没有得到即使的治疗导致伤口已经溃烂感染,普通人是没有机会接触医疗忍者的,而且看这个人衣着褴褛的模样似乎也无法得到充足的药材。佐助内心有些悲哀,这个人很明显是在战争中被波及而又侥幸活下来的,躲过了无限月读,却依旧要在现实生活里苦苦煎熬。

 

“别动。”佐助按住还在不停挣扎的男人,抽出腰间的草薙剑打算把这条已经无药可救的胳膊彻底斩断。男人疼的说不出一句话,佐助的剑还没有落下就被抓住了手腕,这让佐助不禁大骇,比他的剑更快并且几乎无声无息的靠近,千鸟的雷光瞬间就从指尖溢出,在穿透敌人的胸口之前生生停住,佐助诧异的看着面前抓着自己手腕不放的竟是个不过七八岁的小女孩,而这个小女孩却有着白发白眼,日向一族?但是日向一族又怎么会出现在远离火之国的地方,佐助还有些疑惑,小女孩已经松开了握着他的手腕,一言不发的蹲下身摆弄着那个痛苦的男人,似乎是在检查伤势。

 

“这个人还有救,为什么要砍断他的手。”说话的语气并不像是个孩子,反而有种指责的意味,这让佐助有些不悦,虽然他的做法一贯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可,可也还轮不到一个半大的孩子来说三道四。“一条手换一条命,是他捡到了。”白发的小姑娘用那双诡异的白眼看了看佐助,无奈的摇摇头,“没了这条手,即使捡回了一条命,他也活不了多久,这个世道,你以为谁都能像你一样,即使断手断脚也依然能活的潇洒吗,那是强者的权利,而对于这些弱小的平民,无用就等于死亡。”

 

佐助沉默了,小姑娘也没有等着他的回答,说完该说的话就从背着的小筐里掏出几株草药熟练的扔到药罐里捣碎敷在那个可怖的伤口上,接着用双手覆盖住那个包扎好的部位,在纯白的查克拉安抚下,男人渐渐平静下来,狰狞的面部表情也得到了舒缓,陷入了昏迷。佐助抱着剑靠在树上默默的看着小姑娘做完这一切,从未见过白色的查克拉属性,也不曾听说日向一族出过医疗忍者,这么小的年纪却能在须臾之间治疗一个在他看来已经无药可救的伤患,草薙剑带着雷属性的光芒抵上小女孩娇弱的脖颈,“说吧,为什么跟踪我。”佐助下意识的就觉得对方是冲着轮回眼来的,而小姑娘却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丝毫不在意横在自己脖颈上的长剑,慢慢悠悠的收拾起自己的药筐,“喂,虽然你是长得很好看,但也不至于觉得到处都是采花贼吧。”佐助白净的脸有些泛红,面对辉夜都不曾胆怯的他竟有些被调戏了的窘迫感,自己似乎是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有些警惕过度了。他冷哼了一声收回长剑,看也不看一眼地上躺着的伤患转身就走,结果依旧是被那个小姑娘拽住了衣角,他冷漠的回过头,意外的看到一张似乎在撒娇的脸。

 

10.

佐助跟着这个名叫山葵的小姑娘在曾经作为战场的村庄辗转着救治了很多伤民,多半时候都是山葵救治,他站在一旁观看。越看他心里越确定一个猜想,“你其实根本不需要我的保护吧,大筒木山葵。”小姑娘正在啃着饭团,被佐助冷冰冰的语气呛到咳了半天,憋得一张小脸通红,“什么大筒木山葵,听着好像什么蔬菜啊,难听死了,小佐助。”

 

佐助哼了一声,低头啃了一口没加盐的饭团,似乎对过于浅淡的口味略有不满,他又抬头对着小姑娘面无表情道,“为什么不放盐,村长不是给了你一袋盐。”山葵对于挑剔的宇智波似乎很习惯了一般,她从怀里掏出个纸包小心翼翼地在佐助举着的饭团上撒了点盐沫,“可要省着点吃啊,小佐助,这盐我要用来给伤口消毒的。”在小姑娘的注视下他默默咬了一口味道还是有些淡的的饭团,经过几天的相处,他已经基本能够确定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家伙是和辉夜同族的大筒木一族,因为和辉夜战斗过的原因,佐助对于她身上那种不同寻常的查克拉很敏感,不过小姑娘除了救人就是吃睡,根本不曾流露出过任何其他的心思,似乎又不像是对轮回眼和世界和平心怀不轨之人,佐助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在用剑威胁一次这么小的孩子了,看起来很像是欺负人,于是他只是随行默默的监视着山葵的一举一动,想要从她身上得到一些关于辉夜宫殿和大筒木一族的消息。

 

树林里的夜晚格外的安静,因为战争的缘故,连飞鸟都遗弃了这片林子,佐助躺在一块岩石上盯着夜空发呆,不知道鸣人现在为了他那个光芒四射的未来会不会被一堆工作压得直不起身子,想起自己离开村子的时候鸣人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觉得有些好笑,活着,梦就该醒了。毫无预警的佐助的右眼突然疼了一下,忍不住闷哼出声,他诧异的伸出手抚摸着自己那只眼睛,喃喃道,“哥哥..”,小姑娘正在他旁边躺着辗转反侧,似乎是睡不着的样子,听到他的声音立刻翻起身凑过来扒着他的眼睛看来看去,着实把佐助吓了一跳。

 

推开热乎乎的小身子,佐助捂着自己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山葵在自己怀里掏来掏去的拿出一个小瓶子,献宝似的递了过来,“眼睛疼的时候就用这个吧,你会好受一些。”佐助没有接,他疑惑的看着那个透明的小瓶子,似乎是眼药水,而且他曾经在哥哥留在山洞的遗物里看到过相似的瓶子。“我用不上这个。”他说的是实话,虽然眼睛突然不知原因的疼痛让他措手不及,可是他完全不担心眼睛会失明,因为这是鼬给他的眼睛,永远不会失去的光明。小姑娘又盯着他看了一会,似乎是发现他真的没有在逞强,才又宝贝似的把那瓶眼药水揣回怀里。

 

“你怎么会随身携带眼药水。”佐助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他从不会像鸣人和鼬那样欲言又止,想来言出必行该是他的忍道才对。山葵已经重新躺回去背对着佐助,就在佐助以为她又睡着了的时候,山葵闷闷的低声说道,“因为宇智波都是大笨蛋。”

 

11.

在第十天,佐助终于发现了山葵的目的,她原来是为了一株名叫姜女的药草。

 

“看到那个植物了吗,小佐助,是什么颜色的?”

 

山葵指着深渊间隙的岩壁上一株不起眼的植物,佐助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紫色。”听到他的回答,山葵的眼睛都在发光,除了生长的地方极其恶劣之外,佐助根本看不出这株紫色的草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是姜女草,有了它,他就能活下去了。”小姑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稚龄的天真,她将自己的衣服挽起来就要爬下去,佐助用剑拦住她,然后自己一跃而下,太过光滑的岩壁根本没有可以着力的支撑点,佐助堪堪将长剑插入岩壁借力滑到姜女草的旁边,可是他只有一只手,于是他俯下身用嘴叼住那株植物,然后瞬身踏在剑柄上借力跃出深渊,翻身的瞬间拔剑,干净利落。

 

重新站在山葵的身边,将那株脆弱的紫草交给她,佐助发现山葵接过草药的手都是颤抖的,她将紫色的姜女草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满足的闭上了眼睛。这些日子即使救活了那么多将死之人,佐助也不曾见她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似乎得救的是她自己一般。

 

“谢谢你,佐助,我要走了。”山葵真诚的对着佐助欠身行礼,白色的眼睛里是真情实意的感谢还有一些不舍,这段日子,两个人都不曾提起过宇智波,大筒木和四战这样一触即发的话题,只像是旅途上偶然搭伴而行的异乡人,不问年龄,不问归处,只是现在又到了分开的路口。

 

“嗯。”佐助依旧是清清淡淡的模样,只是漆黑的眼眸不再那么冰冷,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山葵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就和送行时的鸣人一样,欲言又止。在小姑娘背起药筐准备离开的时候,佐助又若无其事的补充了一句,“你做的饭团很好吃。”

 

山葵笑了。


【tbc】


#这个山葵的身份有点特殊,下章堍领工资。



评论(7)

热度(52)